<s id="m8gqi"></s>
  • 电子胃镜,电子胃镜价格,电子胃镜厂家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影响电子结肠镜检查前肠道清洁度的相关因素分析

    发布日期:2019-4-2 14:04:57 admin

    【摘要】目的口服泻药是电子结肠镜检查前肠道准备的主要手段之一,但是影响肠道清洁度的因素尚不清楚。本研究拟通过回顾性研究发现影响口服泻药后肠道清洁度的部分主要因素。方法选取我院2013年12月13日~2014年1月7日收治的内镜中心行电子结肠镜检查的患者172例作为研究对象,所服泻药种类为和爽(复方聚乙二醇电解质散),剂量均为137g/包,排除肠梗阻及既往有肠道手术史者。结果年龄、泻药容量、口服泻药与检查时间间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肠道清洁度呈负相关;而末次进食与口服泻药时间间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则与肠道清洁度呈正相关。结论年龄越大、泻药容量越多、口服泻药与检查时间间隔过长,都是导致肠道清洁度不良的因素;而末次进食与泻药时间间隔越长,则肠道清洁度越好。

    电子结肠镜是临床上一种常见的诊断技术,是肠道疾病目前最佳诊断方法。随着消化内镜技术在临床应用的普及,越来越多的患者在内镜检查前需要进行良好的肠道准备,而肠道准备的质量直接影响消化内镜的诊疗效果。法国一项流行病学研究发现,2008年所做的112万例肠镜检查中,其中5%的需要重做,而重做的病例中40%和肠道准备不充分有关]。为了进一步探讨影响电子结肠镜检查前肠道清洁度的相关因素,我们对来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内镜中心行肠镜检查的172例门诊及住院患者进行了资料的收集、整理和分析,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选取我院2013年12月13日~2014年1月7日收治的内镜中心行电子结肠镜检查的患者172例作为研究对象,所服泻药种类为和爽(复方聚乙二醇电解质散),剂量均为137.15

    g/包,同时排除肠梗阻及既往有肠道手术史者,纳入患者共172例。

    1.2研究方法

    1.2.1根据研究目的自行设计调查表内容包括:姓名、性别、年龄、门诊类型、便秘史、服用泻药容量、检查当天灌肠情况、检查前1天及2天饮食情况、末次进餐时间、服用泻药开始时间、口服泻药与进餐时间间隔、肠镜检查时间、检查总时间、口服泻药与肠镜检查时间间隔、肠道评分等级等。每个病例均完整记录以上调查信息。

    1.2.2根据肠镜检查时粪便残渣及液体残留部位判断肠道清洁程度分级遵循以下标准四

    I级:肠道准备良好,全结肠肠腔清洁或潴积较少清澈液体,视野清晰,不影响进镜及观察;Ⅱ级:肠道准备良好,可有少量粪渣或潴积较多清澈液体,视野尚清,不至于影响进镜及观察;Ⅲ级:肠道准备欠佳,有较多粪便黏附于肠壁或潴积较多浑浊粪便液体,视野模糊,影响进镜与肠壁的观察,有经验的术者勉强可进回盲部;IV级:肠道准备不佳,肠壁积满糊状便或粪水,很难进镜和观察。其中:I级、Ⅱ级为肠道准备合格,Ⅲ级、IV级为肠道准备不合格。

    1.3统计分析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x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一般情况

    共完整收集行电子结肠镜检查的门诊及住院患者172例的临床资料。对不同性别、年龄、门诊或住院、便秘史、服用泻药容量、检查当天灌肠情况、检查前1天及2天饮食情况、末次进餐时间、服用泻药开始时间、口服泻药与进餐时间间隔、肠镜检查时间、检查总时间、口服泻药与肠镜检查时间间隔、肠道评分情况进行整理(见表1)。

    image.png

    image.png

    2.2各因素与肠道评分关系分析根据单因素分析结果,年龄、泻药容量、口服泻药与肠镜时间间隔均为肠道清洁的危险因素,即年龄越大、泻药容量越多、泻药与检查时间间隔过长,都是导致肠道清洁度不良的因素;而末次进食与泻药时间间隔为保护性因素,即末次进食与泻药时间间隔越长,则肠道清洁度越好。根据多因素分析结果,年龄、泻药容量、泻药与检查时间间隔长短为肠道清洁度的危害因素。见表2。

    2.3肠道评分等级比较

    口服泻药与末次进餐间隔时间(见表3)及口服泻药与肠镜检查间隔时间(见表4),显示结果与表2相符。

    image.png

    3讨论

    肠道准备是指口服或灌肠清洁肠道的方法,广泛用于肠道外科术前、结肠镜、小肠镜、胶囊内镜诊疗和影像学(如肠道CT等)检查前。其中结肠镜是诊断和筛查结肠病变的重要手段,但其诊断的准确性和治疗的安全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肠道清洁的质量。为此中华医学会消化内镜分会于2013年7月组织国内相关领域专家,制定了我们首部《中国消化内镜诊疗相关肠道准备指南(草案)》,为消化道疾病患者消化内镜诊疗相关的肠道准备提供了临床指导。《草案》中将聚乙二醇电解质散(PEG)纳入国内常用肠道清洁制剂,其中和爽为其中一种,也是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常用肠道清洁制剂,因此本次研究纳入病例的皆为口服和爽患者。

    3.1年龄因素

    随着年龄的增长,肠道的消化吸收及蠕动功能下降,影响肠道的准备。2008年美国胃消化疾病周(DDW)一

    项包含17926例结肠镜检查的报告显示,在未完成结肠镜检查的患者中,年龄>75岁(24.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由此认为过高的年龄影响了肠道准备质量,导致肠镜检查失败]。韩国的一项前瞻性研究认为,年龄>60岁是肠道准备不充分的独立因素(OR:2.8,

    95%CI:1.04-7.4),美国的研究也认为年龄>60岁预示不良肠道准备的存在(OR:1.365,95%CI:1.149-1.621)4]。我们本次研究结果为:根据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年龄越大是导致肠道清洁度不良的因素,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本次研究结果与前人研究结果基本相符,进一步证实了年龄与肠道清洁的相关性。

    3.2泻药容量

    《草案》中规定内镜检查前服用PEG等渗溶液2~3L,

    2h内服完。和爽等PEG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腹胀、恶心、呕吐。2006年,Hookey LC等报道38%服用4L聚乙二醇电解质溶液(PEG-ELS)的患者不能完成整个肠道准备过程,而服用2L者仅6%不能完成。本次研究在泻药剂量一致(均为137.15g/包)的前提下,将75例泻药容量为1000mL和1500mL的列为一组和96例泻药容量为2000mL的患者进行比较分析,发现泻药容量为1000mL和1500mL的患者有59例肠道清洁合格(78.6%),而泻药容量为2000mL的患者有49例肠道清洁合格(51.0%),显示泻药容量越大,无论后续水量多少,肠道清洁度越差,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50.05),且根据多因素分析结果,泻药容量为肠道清洁度的独立危害因素(95%CI:0.997-1.000)。

    3.3未次进食与泻药间隔

    《草案》建议肠镜前饮食限制的时间不超过内镜检查前24h,但是未对末次进食与服用泻药时间间隔予以明确指引。本次研究结果显示末次进食时间与泻药间隔时间>8h者,肠道清洁度较好,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间隔时间越长,肠道清洁度越好,呈正相关,为保护性因素。近期林燕风等研究发现,就餐时间与服用泻药时间间隔5h以上的患者在肠道准备方面显著优于5h以下的患者,间隔8h以上更佳,她们根据临床实际情况,建议5~8h间隔最好。

    与本次研究结果相符。

    3.4口服泻药与肠镜检查间隔时间和爽的服用方法目前已经明确,而开始服用时间国内仍没有相关文献报道明确指引。国外一项包括378例受试者的前瞻性研究探讨“分次服用”的末次给药与肠镜操作之间的最佳时间间隔,认为5~8h的间隔能确保肠道获得最佳清洁度,而超过14h,肠道清洁度将以每小时递减10%的幅度下降[]。本次研究结果显示,口服泻药与肠镜检查间隔时间<12h者,肠道清洁度较好,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且呈负相关。

    本次研究在《草案》的指导下对肠镜检查病例进行调查、记录、分析、总结。研究结果进一步明确影响肠道清洁度的相关因素,希望对消化内镜相关的诊疗方案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